新宝2文学

当前位置:新宝2登陆 > 新宝2文学 > 石一枫的《世间已无陈金芳》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心灵外史》、《特别能战斗》就是写长了的

石一枫的《世间已无陈金芳》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心灵外史》、《特别能战斗》就是写长了的

来源:http://www.reliabid.com 作者:新宝2登陆 时间:2020-01-30 11:53

石一枫的写作与“新时代文学”

石一枫近年来佳作迭出,《世间已无陈金芳》《特别能战斗》《心灵外史》《借命而生》等陆续出版,其中《世间已无陈金芳》荣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曲仲认为,作为从小在京城长大的作家,石一枫标识出了北京当代文学的深度,“在一枫小说文体当中京味小说不再仅仅包含民俗意味,而演变成城市人心态的写作,同时石一枫抱持古典的小说观念,以塑造人物为写作的第一要义,他尊崇鲁迅、老舍一代人开启的新文学传统,笃信文学对社会的介入和影响,在小说中他塑造了陈金芳、苗秀华、大姨妈等一批具有鲜明性格的城市新人物。”

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曲仲表示,“近年来,70后作家群体已经崛起,成为当代文坛的中坚力量。他们以独特的观察视角,关照当代现实生活,直面新时代的文学和审美呼唤。石一枫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位。”

——读《借命而生》

近年来,“70后”作家群体逐渐崛起,已经成为当代文坛的中坚力量,他们以独特的观察视角和审美风格,关照当代现实生活,直面新时代的文学和审美呼唤。北京出版集团持续支持青年作家原创作品的出版,近年来先后推出徐则臣、李浩、石一枫、鲁敏等一大批“70后”作家的作品,在出版界以及社会上引起广泛的关注和反响。近日,作为“北京十月文学月”的活动之一,石一枫“城市新人物”创作研讨会举行,与会的作家、评论家就石一枫笔下的“城市新人物”这一主题,展开了深入的创作研讨。

新宝2登陆 ,北京10月23日电“石一枫告诉我们,在文学写作中没有小人物,他把每个小人物都当大人物写,精心的去尊重他们的命运逻辑,写他们的个性。”著名文学评论家白烨在近日的一场研讨会仲这样评价石一枫作品中的人物。

石一枫最近的中长篇小说引起了文学界的广泛关注,从《世间已无陈金芳》开始,他的《地球之眼》、《营救麦克黄》、《特别能战斗》、《心灵外史》、《借命而生》等中长篇小说,每一部都引来好评。但是评论普遍关注的是他小说的内容,而对他文体上的创造性较少关注。在这些作品中,除了《心灵外史》、《特别能战斗》标注为长篇小说外,其他小说都放在中篇小说栏目中发表。但是石一枫的中篇小说与其他作家的中篇小说有所不同,虽然中篇小说被界定为3到12万字的叙事文体,但现在作家的中篇小说大多在3、4万字,很少有5万字以上的,但石一枫的小说不同,他的中篇大都在7、8万字,稍微写的长一点就变成长篇了。在我看来,《心灵外史》、《特别能战斗》就是写长了的“中篇”),这样的写作似乎又回到了新时期之初,当时路遥的《人生》、张贤亮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都是作为中篇小说发表的,为什么在“新时代”,石一枫又回到了“新时期”?这是一个饶有兴味的问题,一个简单的解释是石一枫对刚刚过去的“旧时代”有话要说,就像新时期之初那代作家有话要说一样,这些要说的内容在心中膨胀,在笔下膨胀,自然也表现为文体上的长度。

■成长

评论家白烨 未明 摄

值得注意的是,和《世间已无陈金芳》、《心灵外史》等作品不同的是,在这部小说中,石一枫开始走出了第一人称“我”的叙述视角,而直接以第三人称全知视角叙事,这是叙述上的一个重要转变,也代表了70后一代作家终于走出了“自我”,摆脱了个人视角的局限,开始以更加客观、更加宏观的视角把握时代,这是石一枫的一小步,也是70后作家的一大步。相对于50后、60后作家的整体格局,70后、80后作家的一大不足是缺少宏大的视野,只会讲述个人的故事,对“自我”以外的人群与世界,既缺乏写作的兴趣,也缺乏写作的能力。石一枫从《世间已无陈金芳》开始,将自己的眼光转向更广大的底层人群,但是仍不能摆脱自我经验的局限,在小说中只能设置一个“我”作为中介,观察与描述世界,但是在《借命而生》中,石一枫将个人的视角隐藏起来,开始以第三人称叙述,但他的第三人称与一般作家只是讲一个故事不同,而是在故事中寄寓了他对时代重大问题的关注与思考。石一枫讲述的故事,以及他在文体、人称等叙事上的探索,不仅在同代作家中具有先锋性,而且对“新时代文学”的探索也具有重要意义。选读2017-6《十月》•中篇小说|石一枫:借命而生2017-6《十月》•中篇小说|石一枫:借命而生2017-6《十月》•中篇小说|石一枫:借命而生《十月》中篇|石一枫:《地球之眼》选读1《十月》中篇|石一枫:《地球之眼》选读2《十月》中篇|石一枫:《地球之眼》选读3作家有话说|石一枫:文学的“两个世界”作家访谈|石一枫:我就是一个传统作家周其伦:《地球之眼》,石一枫为我们打开的另一扇窗

石一枫在研讨会上坦言,写作是一件寂寞的事情,虽然写作最终面对的是陌生的读者,但同行与同道往往都是最初的读者,而作品在写作时的建构,以及作家能写出怎样的故事,往往是身边最常探讨文学那几个人决定的,“大家关注什么问题我才会关注什么问题,大家对什么东西敏感我才会对什么东西敏感,所以能写出一些作品,也是特别感谢这些年和大家在一起。”石一枫也表达了自己目前创作遇到的几个问题,一是第三人称的全知叙事,他认为像托尔斯泰写《安娜·卡列尼娜》的那种全知写法,老作家们具备这样的能力,现在的年轻作家已经很难把握。其二,是怎样让笔下的人物永远动起来,“我写过的东西那些人物,比如陈金芳、安小男,有时候他们是自己动,有时候是我让他动的。我希望找到让他自己动的状态,但是又担心他自己动的方向和走向不是我希望所表达的内容,这是一个矛盾,怎么解决这个矛盾挺难的。”其三,这个时代变化太快,在新的社会情绪之下,究竟怎样找到适应新的社会气息的写作方法,也是需要下功夫的事情。 J227

石一枫的京味小说不仅饱含民俗意味,更演变成城市人的心态。同时,石一枫持有古典小说的观念,以塑造人物为写作的第一要义。他尊崇鲁迅、老舍一代人开启的新文学传统,笃信文学对社会的介入和影响,在小说中他塑造了陈金芳、苗秀华、大姨妈等一批具有鲜明性格的“城市新人物”。

李云雷

石一枫用小人物来折射大时代

出生于1979年的石一枫系近年来中国文坛涌现出的颇具实力的青年作家之一,2016年他的《世间已无陈金芳》获得“首届海峡两岸新锐作家好书评选”十部作品之一。2018年8月,石一枫的《世间已无陈金芳》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

本文由新宝2登陆发布于新宝2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石一枫的《世间已无陈金芳》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心灵外史》、《特别能战斗》就是写长了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