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宝2文学

当前位置:新宝2登陆 > 新宝2文学 > 关于中国文学,《许子东现代文学课》 许子东着上海三联书店新宝2登陆

关于中国文学,《许子东现代文学课》 许子东着上海三联书店新宝2登陆

来源:http://www.reliabid.com 作者:新宝2登陆 时间:2020-01-30 11:53

《许子东现代文学课》是一本由许子东著作,理想国|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69.00,页数:436,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新宝2登陆 1

《许子东现代文学课》 许子东着上海三联书店

《许子东现代文学课》读后感(一):在“鲁郭茅巴老曹”之外,发现中国现代文学进化论

第29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期间,知名现代文学学者、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许子东携新书《无处安放:张爱玲文学价值重估》来到西安,展开一系列分享活动。借此机会,文化艺术报记者特别采访了许子东教授,听他讲述有关文学的那些事儿。

6月15日,孙郁、陈晓明、许子东、梁文道四位嘉宾,就中国现代文学展开对谈。狂人日记诞生已经一百年,百年以前,类似鲁迅、郁达夫这样的中国现代作家以拯救下一代,唤醒中国人为使命,创作了大量发人深省、针砭时弊的文学作品;百年之后,各式各样的网络直播泛滥,现代文学的声音却面临被湮没的危机。该如何借助流行的直播渠道传播优秀的中国现当代文学,成为主持人和嘉宾共同关注的焦点。以许子东《现代文学课》为坐标,一场关于中国现当代文学价值和文学何去何从的讨论就此展开。

2016年,知名学者许子东教授曾在腾讯“经典课堂”栏目上开讲香港岭南大学的中国现代文学课。这门课针对中文系的大一新生,希望他们对这门学问有基本、初步的概念,逐步引导他们去认识中国现代文学上的一些经典作家和经典作品。没想到,这门课不仅香港学生喜欢听,内地观众也非常喜欢。2018年,讲稿结集成《许子东现代文学课》出版。书中,许子东特别开列了进阶书单、经典作品选读和大师创作谈,为爱好文学的读者提供了一份精华讲义。而许子东也表示,为大家讲授文学课,也是一种社会责任。

“鲁郭茅巴老曹”,无论是少年、青年或老年,但凡是有些学识素养的中国人,恐怕对这个词都不会陌生。数十年来,它就像中国文学的《兵器谱》排名一样,家喻户晓。

文学史上“无处安放”的张爱玲

孙郁:这种阐释是有温度的,在大学教学里很少见

浓缩更多新见解和更深化的思考

至于这份榜单上的各位大作家本身,我们更是再熟悉不过——永远“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鲁迅,毫无疑问是“天才加流氓”的郭沫若,令人惋惜大过仰慕的老舍……面对这一切标签,我们早已经习以为常,似乎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对。然而,这时候偏偏有个人站出来告诉我们——关于“鲁郭茅巴老曹”,关于中国文学,其实可以更进一步看。

在本届书博会上发布的《无处安放:张爱玲文学价值重估》是简体版首发,其繁体版早在十年前就已经风靡港台。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孙郁曾邀请许子东在中国人民大学讲张爱玲研究,每堂课都是人山人海,非常有魅力。

在学界,许子东成名很早。他的着作《郁达夫新论》一问世,就很惊艳——他率先从文学的体验、从作者的个人气质出发,捕捉到新的主题。这种书写现代的方式、对现代文学的体会开启了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新路径。如今,许子东又把很多新的见解、更深化的思考浓缩在《许子东现代文学课》中。

他,就是香港岭南大学学者兼中文系主任徐子东。

许子东和张爱玲可以算得上渊源久远:1985年,许子东在上海的居所位于重华新村,而这个弄堂也曾经是1949年时张爱玲居住过的地方。1990年,许子东在洛杉矶读博士,写下了《重读

孙郁说,八十年代的时候,我们正在迷信理论,用从西方传来的思想来解读文学,但许子东不是,他的《郁达夫新论》从文本的原点出发,从郁达夫的每一篇作品的细节出发,打捞出一些有趣的意象,然后加以阐释,充满了诗意和哲思,写出了很多自己的东西。后来他的研究向不同的领域延伸,每到一个领域都有惊喜。

这门课本来是面对大一学生和文学爱好者的课程,因而许子东没有把课讲得太深、太过理论化,但还是涉及文学最基本的问题。比如他讲鲁迅“铁屋中的呐喊”,当年唤醒了沉睡的中国人,可现在的年轻人还有多少会去读呢?许子东说,假如现在有一个巨大的计算机,把这几亿的手机集中在一个画面上,做一个高速的统计,看看有多少人看鲁迅?又有多少人在看直播、短视频?腾讯副总编李伦曾问许子东,可不可以合作一些有意义、有价值的直播。许子东想了想,他能直播的,就是上课了。这样的直播,可以做一点文化保存的事情。

本书源于许子东先生在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的经典课堂实录,融会了几十年的积累,亦算是一部相对完整的中国现代文学简史。在这里,我们不仅可以读到标签以外的“鲁郭茅巴老曹”,也可以对中国现代文学有一份重新再认知。比如,意识到“进化”这个概念与中国现代文学的关系。

“许子东是学院派里的活跃的思想者,他用非学院派的方式来表达对于远去的文化群落、知识群落的认知,同时又融入了学院派的智慧。所以大众喜欢他,象牙塔里的人也喜欢他,这样的学者很少”,孙郁说。

课程一经推出,反响就很热烈。如今,讲稿结集成书也获得了学界的认可和大众的追捧。在《许子东现代文学课》这本书中,除却已有的知识谱系的介绍、其他专家的评价,还融入了很多许子东独特的见解,而课堂实录的金句化为小字旁批,约有160余条,与正文相映成趣。另增11份许子东开列的进阶书单、10位文学巨匠的创作谈、1条中国现代文学时间轴,以及260多个详注,帮助读者打开中国现代文学地图,打通知识关联,以获得更广阔的视野。

一提到进化,大家脑子里立马能够本能的蹦出八个字——“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乔治·威廉姆斯在其著作《适应于自然选择》中则是进一步指出——适应,是达尔文思想的核心,而不是进步、进化。换言之,所谓“进化”,其实就是适应。适应,就是生存,繁衍。生存繁衍得更好,就是适应度更高。关于这点,另一位生物学家古尔德有进一步的补充说明:“适应一定是适应包围着物种的具体的环境”。

》,那时张爱玲的居所就离他的住处不远,两人甚至可能在街边或超市有过擦肩而过的经历。“既然生活中有这么多擦肩而过,那我就做点研究吧。”于是,才有了后来的《张爱玲的文学史意义》《张爱玲·郁达夫·香港文学》《无处安放》。

谈及许子东的文学讲稿,孙郁说他绘制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文学地图。“这个地图一些闪光点都会吸引我们进入每一个灵魂,他打开了记录这些远去灵魂的窗口,使我们瞭望到里面迷人的风景,这里的阐释非常非常有趣。所以这个地图的后面你会发现,他不仅仅是地图的绘制者,他还是思想者,他在带领着我们在思考一些问题。”

近日,在《许子东现代文学课》的新书发布会上,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晓明、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孙郁、腾讯副总编辑李伦等,与许子东共同探讨了一百年来的中国现代文学及文学史话题。

中国现代文学,同理。

在许子东看来,张爱玲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个“无处安放”的作家:今天学界公认的排序是鲁茅老,张爱玲在流行文化领域受到狂热追捧,在学界的评价却暧昧难明。她的作品既是严肃文学,又是流行文学,她有意无意地跨越又调和了雅俗的界限,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

而这也是这本《许子东现代文学课》的特点。这本书从鲁迅到张爱玲、沈从文,林林总总写了很多人,对于青年人,对于还不太了解现代文学的人,是开启智慧的一本书,像一个文学地图的绘制者在引领我们去造访这些奇妙的文本。“他的阐释是有温度的,这在目前的大学教学里很少见。”

新宝2登陆,大家谈

从文言文到白话文,从旧思想到新思想,与其说是一次革命,一次进化,倒不如说是一次“适应”。当救亡图存成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之必须,当“民族”,“国家”意识成为了时代主流,当世人皆受“进化论”影响,要用西方的“先进”文化批评中国,用城市的“文明”标准来改造乡村。中国文学的“新与旧”,“城与乡”,“西与中”就此诞生。这,便是中国现代文学的进化,便是中国现代文学的“适应”。而所谓“鲁郭茅巴老曹”乃至更多同时代作家,则恰逢其时,成了文学“进化”时代的先驱。

“跨界”的是形式不是内容

陈晓明:能让读者享受文学的生活,这很可贵

许子东 文学只有好坏,没有新旧

因为“适应”,在这本著作里,我们可以看到在婚姻上甘愿被旧文化束缚的鲁迅;因为“适应”,在这本著作里,我们可以看到曾任职北伐军总政治部副主任,且有着复杂两性关系的郭沫若;亦是因为“适应”,在这本著作里,我们可以看到救国先救己的郁达夫,梁实秋,林语堂等人。一切的一切,与我们从小到大在课本里认知的,多少有些出入。我们也终于发现,原来所谓“新文学替代旧文学”,所谓中国现代文学革命,除却使命之驱动,或多或少,又有着些许无奈,些许偶然。

提起许子东,有一个经常被用到的词是“跨界”。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孙郁也受邀参加了此次发布会,活动现场,他对中国现代文学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发表了独到看法。“现代文学三十年,当代文学七十年,当代文学是从现代文学过来的,要理解了现代才能理解当代。”陈晓明说。

许子东说,读者的总体时间是有限的,他们现在被电视、电脑、游戏占掉很多时间,因而读书的时间缩小,“我们必须跟那些视频争夺阅读的时间,争夺的方法之一是我们必须做得好看,但是我们千万不能降低自己的学术水准。”他说自己也曾帮电视台做过节目,曾被要求说30分钟内容,提到人名不能超过六个,因为电视台做过统计,超过几个人,电视观众就要换台了,所以,每隔几分钟必须抛出一个幽默的笑话。他感慨道:“鲁迅讲《中国小说史略》不卑不亢,不讲笑话,但是全场课堂里坐满。”

感谢许子东先生,因为他对中国现代作家们的讲述,我们读到了中国现代文学“适应”时代的另一面,这一面,关乎进化,关于“适应”,也关乎我们在21世纪的今天,到底应该如何阅读中国现代文学。

新宝2登陆 2

“中国的现代文学史的书,大概有七八十本。目前大陆最有名的一本文学史是北大中文系钱理群、温儒敏、吴福辉三位先生的《现代文学三十年》,是大学最重要的一个教材,表达了对中国现代文学的主流理解和看法,也有很多新见。但上海才子郜元宝说,中国现代文学史没有故事,因为多半是从历史的观念出发,理性有余,感性不足。勃兰克斯的《十九世纪文学主流》之所以了不起,就是能把故事融入精彩的学理研究”,他补充道。

在对鲁迅的讲述中,许子东不仅从鲁迅的研究情况、鲁迅和几个女性的关系这些因素考虑,同时也深入《狂人日记》《阿Q正传》《伤逝》等文本中,解读鲁迅与那个时代的关系。他评价说:“鲁迅是一座山,后面很多作家都是山,被这座最高的山的影子遮盖了,但张爱玲是一条河。”既传达了鲁迅不可超越的地位,又高度评价了张爱玲。

《许子东现代文学课》读后感(二):写在《许子东现代文学课》前面

对于大众而言,许子东是那个经常出现在《铿锵三人行》《圆桌派》《见字如面》《一路书香》之类电视节目里的“文化人”;是腾讯网络公开课《许子东文学课》主讲人;是在喜马拉雅上坐拥百万听众的《细读张爱玲》主讲人。对于学术界而言,他却是那个早在1984年就已经凭借《郁达夫新论》声名鹊起的研究者。以1989年版《辞海》为例,其中有关“现代文学”的条目,就是由他和陈思和负责修订的。

此外,陈晓明还认为,整个现代文学史就是一部少年中国精神史,并鼓励年轻读者要怀着青春的浪漫情调来阅读现代文学史。“除了鲁迅写《狂人日记》是三十几岁,其他作家如郭沫若、茅盾、巴金、曹禺、沈从文,都是二十出头。”“中国现代文学洋溢着一种青春的、浪漫的激情,有一种青春气质在里面。“

在他看来,为大众讲授文学课也是一种社会责任。许子东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文学的重要:2000年英国做了一个全民调查,选出一千年来最重要的人。到后来剩下两个人竞争,一个是达尔文,一个是莎士比亚。“最后谁是第一名?莎士比亚。学科学可以马上见成效,而且有一定的客观标准。学文学的则比较惨,谁都可以跑来谈文学的问题。但是我们有一个好处,科学到了一定时候就过去了,但文学不以变化发展为荣。我们不怕老,我们不会过时,文学只有好坏,没有新旧。”

下午闲来无事,观看了前几天的《许子东现代文学课》见面会。这次邀请了许子东、孙郁、陈晓明和李伦,梁文道照常担当主持。混的好不是没有原因的,道长虽然满腹经纶、四处云游,但当起主持来,逢迎玩笑的功力着实不弱,只差了窦文涛的自如。

会走上“跨界”的道路,对于许子东来说既是偶然,也是必然。用他本人谦虚的说法来讲:“电视节目需要一些人假装学者在上面做文章。所以窦文涛装痞子,我跟梁文道装学者,他是装傻,我们是装聪明。”“如果说我在评论里面有七分努力的话,在《锵锵三人行》只有两分努力,在《圆桌派》里只有一分。”

陈晓明认为《许子东现代文学课》能够重现现代文学的现场,这是和其他中国现代文学史相比,这本书的突出特点。“和其他中国现代文学史的最重要的区别,恰恰是从人物、从事件切入,充满故事的生动性,不论讲鲁迅还是讲张爱玲,都是在故事中展开文学史的情境,把人们带入现代的情境,重现一个现代文学的现场,尽可能重现那个时代的氛围和情调”,

孙郁 以非学院派的方式融合学院派的智慧

本文由新宝2登陆发布于新宝2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关于中国文学,《许子东现代文学课》 许子东着上海三联书店新宝2登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