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宝2登陆

当前位置:新宝2登陆 > 新宝2登陆 > 下一步是工作还是读博,在赴港读研、工作整整三年后新宝2登陆

下一步是工作还是读博,在赴港读研、工作整整三年后新宝2登陆

来源:http://www.reliabid.com 作者:新宝2登陆 时间:2019-12-29 23:12

新宝2登陆 1

新宝2登陆 2赴港读研升温之下的就业困境

原标题:过关斩将走出去 万水千山奔回来

7月29日,程欣蕾整理完最后几叠教科书,已经大汗淋漓。在港读硕时,这些每本售价为两、三百港币的英文版传播学类教科书,曾一度让她遭遇“经济危机”。而今,她却把它们打包扔进了公寓9楼过道里的垃圾箱。“我要回家了!”在赴港读研、工作整整三年后,程欣蕾向公司辞职,于8月5日登上了飞往家乡杭州的班机。

前不久,正在香港读硕士的朋友找我聊人生:“想问问你当时的考虑,因为我现在很纠结。”多么相似,两年前,作为一个留学到半途准备硕士毕业的学生,下一步是工作还是读博,正是我日思夜想的问题。

香港中文大学工程学院博士生高杰的博士论文答辩即将在这个月底举行。专攻机械自动化领域里比较超前的课题,通过答辩应该不成问题。只是,在香港读博3年,高杰对于未来的规划一直处于游离中。由于暂时找不到理想去处,他打算仍留在导师的实验室继续工作一年。

申请留学看似风光,其实难度和复杂程度都很高:考外语证书、查招生要求、写研究计划、准备推荐信、联系导师、笔试面试、办签证,等等;如果申请多所学校,上述工作量还要翻倍。好不容易一切搞定,在新环境安顿下来了,又要考虑下一步路往哪里走。

徐思哲,2008年底获得香港科技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后,在该校做了一年研究助理,今年年初回到了内地。一心想做学问的他申请了北京、上海等地多所高校的教职,最近刚刚落实了工作:到中山大学博雅学院做博士后。这个结果让徐思哲比较满意,“一边给学生上课一边做研究,一年后就可以取得正式教职了。”

本科毕业时,我放弃了本校直博的机会,申请到香港读书,是因为没想好往后是走学术道路还是找其他工作,留学读硕士学位,算是进可攻、退可守的两手准备。但在研究生院一整年的学习经历,并没有赋予我足够的决断力,本科临毕业时的彷徨心态仍然存在,只是延长了两年而已。现实告诉我,不管选择哪一条路,都需早做准备:打算读博,就要准备申请材料,并努力发表论文、参加会议以充实履历;打算找工作,则应尽早接触内地五花八门的招聘启事。

2010年考研报名,不久后就将启动。眼下,有意去香港读研或者读博的学生,正忙于备战英文考试,准备申请材料。比起港校在本科招生中争抢内地高考状元的那番兴师动众,最近几年,内地学生赴港读硕、读博也在悄然无声中升温。但越来越多的内地生开始觉醒:港校文凭的含金量并不如预期,尤其体现在就业中,凸显为“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的公式——在香港,学历越高,就业越难。

不过,选择就业并不代表放弃了继续深造的机会。跟内地高校的应届生相比,留学生找工作的战线往往会拉得更长。例如在香港的高校读书,毕业时间很多都晚于当年的6月,往往拖到12月甚至更迟,毕业生们难以及时应聘或参加实习,不得不经历一段尴尬的“家里蹲”时间,然后和内地次年的应届生一起应聘。

游走香江边缘,很多高学历的内地生面临着难以言说的就业困境。

在研究生院期间,我发现不少内地同学是本科或硕士毕业后工作了一段时间,才选择留学深造的。从学校录取的角度,具备工作经验也是申请者的一个优势。我还注意到,一些年轻妈妈会申请教育学的硕士或博士项目,只身离家留学,对她们来说,攻读更高学位,有提升自我和培养下一代的双重动力。

新宝2登陆 ,港校的研究生班——不少是“内地学生班”

在香港读书的留学生们经常讨论今后是回内地工作,还是继续“港漂”的话题。这个话题之所以热门,是因为就在近几年,赴港留学热悄悄降温了;相应地,留港工作的吸引力也有所退潮。

2006年,28岁的高杰已经在大连一家外语培训机构工作了3年,怀揣工程硕士文凭的他,对自己仍未实现的专业梦想心存不舍。“辞职,去读博士!”因为高杰的太太喜欢香港,他们决定一起申请去香港读书。

根据香港几所大学公布的数据,自2003年香港高等院校面向内地自主招生以来,内地赴港留学学生数逐年上升,并在2014年之前的三四年间呈现井喷式爆发。但2014年以后,赴港内地生人数每年都小幅回落或持平。

在香港高校,读博实行申请制,即申请者需要向大学提交雅思或者托福成绩、简历、大学成绩单、研究计划等材料。高杰告诉记者,在香港,一些大学教授在招收博士上有很大的权力,如果他觉得申请者的研究方向和他对路,在研究上有潜质,就会给申请者一个面试资格。

内地学生留港就业也呈相同曲线变化。香港入境事务处的数据显示,根据“非本地毕业生留港/回港就业安排”批准的签注量,从2008年的2759宗,大幅增加至2014年的10375宗;但从2014年至今,该签注的数字逐年减少,2017年的数据是9331宗。

2007年6月,高杰来到香港中文大学,开始攻读机械与自动化工程专业的博士学位,而太太郭海颖则到香港岭南学院读商科硕士。进了学校后高杰才发现,同一个专业的博士生里,居然有80%来自内地,而且出身“显贵”:多数来自清华大学、中科大、哈工大、南开大学、天津大学等内地一流名校。

原因是复杂的。曾有分析,香港就业市场职位有限,相对内地就业、创业的蓬勃现状,薪酬吸引力有所下降;加之香港生活成本较高,文化、生活等方面的适应问题,以及家庭感情的需要等因素,让不少留学生考虑回内地发展。

同样是2007年6月,程欣蕾从上海一所“211”重点大学的新闻学专业毕业,于8月底登上去往香港的飞机。她的内心,充满了对于即将入读的香港中文大学硕士班的种种猜测、期待。当年9月,香港中文大学全球传播专业硕士班新生交流,程欣蕾吃了一惊:班上大部分同学都是内地名牌高校的毕业生,分别来自中国人民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山东大学等等。“全班37个人,只有8个香港本地学生!整个就是一‘内地班’。”

我的一位朋友,在香港大学读本科、硕士,她没有回内地,选择留在香港找工作。

“内地班”现象,在香港高校的硕士和博士生阶段尤为突出。“这是因为香港学生不会特别追求高学历,他们中不少人高中毕业就工作了。”程欣蕾到港校就读后才了解到,香港的行情和内地不太一样,香港人的务实和精明在就业上也一览无遗:如果是升学,港人更热衷于读金融、管理或者法律;而人文社科类的基础学科,甚至一些在内地很走俏的理工类专业,相对少人问津。

这个来自武汉的女孩,从本科开始一直在调整对未来的设想:本科头两年主修西班牙语,准备今后从事口译工作;后来对中国古典文学发生兴趣,申请了中文学院的硕士项目,尝试着做学术;如今即将硕士毕业,她发现学术也不是自己想终身从事的职业,就开始找工作。现在,她在香港当对外汉语教师,志向则是考香港的公务员,进入文官系统。她很有抱负,希望今后能通过自己的工作,改善香港社会的问题。

在香港中文大学就读期间,高杰则从身边的同学那里了解到,港校只是很多人“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本科毕业后,第一选择是申请美国、英国的大学。由于拿不到满意的奖学金、申请不到最好的大学,但又不想托福、GRE白考,于是就把香港的大学当作‘备胎’。这里确实有好几个美丽的、性价比较高的‘备胎’。”

从本科至今,她已经在香港待了6年,粤语熟练,繁体字读写顺畅,认识不少本地朋友,比很多内地留学生更认同香港社会。她说,和回内地工作的留学生不同的是,自己有“此心安处是吾乡”和“不辞长作岭南人”的心态。

大四那年,程欣蕾疯狂考GRE、托福,无奈折戟GRE考场,申请美国名校无望。彼时,她发现港校的硕士一般只要求托福成绩和一篇个人陈述,此外,港校一年10万人民币的学费,硕士一年学制,相比于美国大学两年制的硕士、100万元的费用,绝对是根诱人的救命稻草。

面对继续深造还是回内地的选择题,有些人会纠结,有些人则不。

内地本科毕业生蜂拥香港读研深造,也加剧着港校申请的激烈程度。在徐思哲的印象里,2005年他申请赴港读书时,香港科技大学中国文学专业一共只招2名博士,内地有60人左右申请;而到了2009年,该专业招收3名博士生,而报名的内地考生人数几乎翻了一番,超过100人。

不少选择留学的博士生从本科就立志一路读到博士,并以学术为业。对他们来说,毕业进高校这个目标时时鞭策着自己,无论是申请留学还是找题写论文,都方向明确,义无反顾。

融贯中西的教育——应付课业让人团团转

其中典型的一位是我的师姐。去年博士毕业后,她应聘到天津某985高校当讲师。师姐从北京某大学中文系本硕毕业,赴香港某校读博。4年间,她几乎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学习,周末和假期也很少休息;凭借扎实的基本功和认真努力的态度,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了好几篇论文。这些都是为应聘高校做积累。

尽管很多内地生当初选读港校有些半情不愿,但真正求学于港校,其课业难度还是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师姐观察到,留学出去的文科博士,绝大多数都会应聘国内高校,“因为国外的大学东亚系经费都很少,连找博后的工作都很困难。”

“硕士生课程不多,可是全英文授课,课后还要看大量的英文教材、查阅资料,学习到凌晨一两点是家常便饭。”对于学文科的程欣蕾来说,到香港深造和留在内地学习的最大不同是,那里没有老师会催着学生去看书,但学生却不得不去看书。因为研究生阶段的学习真正上升到了理论和学术研究层面,内容相对晦涩难懂。如果不在上课前预习完几十页的知识,可能整节课都听不懂教授在讲什么。

内地高校似乎也倾向于招聘海归。我的另一位朋友今年刚从香港某大学博士毕业,应聘到上海一所985高校历史系。她总结自己找工作的经验说,现在无论是985高校,还是二本的高校,都希望招更多有留学背景的教师,因为高校希望他们入职后能多写一些SCI、SSCI的英语文章,从而提高学校的综合竞争力。

在高杰看来,港校之所以能保持相对高的办学水准,一个关键原因就是学校坚持不扩招。他所在的工程学院,老师一般只带一到两名研究生,“绝不会出现一个茶壶配十几个甚至二十几个茶杯的状况。”他太太在香港岭南学院读商科硕士。那一届,整个香港一共就8个大学招商科硕士,每个学校只招一名学生,全港也就8个商科硕士学生。

本文由新宝2登陆发布于新宝2登陆,转载请注明出处:下一步是工作还是读博,在赴港读研、工作整整三年后新宝2登陆

关键词: